<tt id="eebld"></tt>
    <tt id="eebld"></tt>

    <ruby id="eebld"><optgroup id="eebld"></optgroup></ruby>

      <rt id="eebld"><optgroup id="eebld"></optgroup></rt>
      <s id="eebld"><table id="eebld"><i id="eebld"></i></table></s>

      <tt id="eebld"></tt>

      <s id="eebld"></s>
      <cite id="eebld"><span id="eebld"><delect id="eebld"></delect></span></cite>
      您當前的位置 : 蘭州新區門戶網站 >> 專題專欄 >> 學習園地

      鄭剛丨金融攻擊:一種全新的隱型戰爭方式

       2021/03/15/ 16:33 來源:昆侖策研究院

        【摘 要】金融是現代經濟的制高點,大規模金融動蕩可以讓一個經濟體崩潰、社會動蕩、政府下臺,給一個國家造成的損失不啻于一場戰爭,美國國防部下轄的應用物理實驗室更是在2009年3月舉辦了人類現代歷史上第一次金融戰爭演習。本文對全球化背景下國家主體與非國家主體發動金融攻擊的可能方式、手段、特點進行了針對性地剖析,并就我國如何應對可能的金融攻擊提出了因應之策。

        “進行戰爭所采取的路線,如果不具有某種程度的間接性,不能使敵人感到措手不及,也就難以達到應有的效果!”——利德爾·哈特

        博弈對抗的訣竅不在于直接攻擊對手已擁有的力量平臺,而是通過不對稱手段破壞對方力量平臺發揮效能的基礎條件。互聯網與金融新邊疆的出現,使得最先擁有此類攻擊手段的一方將比只擁有傳統陸、海、空、天作戰手段的國家占有更大的外線優勢。——筆者題記

        前  言

        自冷戰結束以來,隨著全球經濟一體化進程的加快,各經濟體的相互依持程度大大提升,加上中、美、俄等大國的核恐怖平衡,大國間直接爆發大規模的熱戰,已經變得越來越難以想象。與此同時,世界的確形成了以美國為首的一超多強格局,美國作為當代的羅馬帝國,在其霸權表現形式上確實與傳統霸權有了很大區別,除了向全球推廣其“美式民主”模式以外,其霸權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不再以主要以占領土地、資源的方式供養其帝國,而更多通過發行“美元”這種世界貨幣來征收其維持現有世界秩序的花費。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美元的世界貨幣地位受到了不少置疑,但是以美元為基礎的世界貿易體系與金融機制仍是后冷戰時代全球經濟秩序的基石。維護美元世界地位的金融博弈對抗越來越成為國際政治經濟生活的焦點,金融戰就是美國利用自身世界霸主與金融游戲規則制訂者的有利地位,針對眾多發展中國家與轉型國家,而開發衍生出來的一種全新的非軍事戰爭手段。

        1、金融戰已成為大國博弈的新邊疆

        一切博弈對抗活動制勝的關鍵不在于直接攻擊對手已擁有的力量平臺,而是通過不對稱手段破壞對方力量平臺發揮效能的基礎條件,進而奪取先機與外勢,減少對方的優勢,破壞對方的穩定性,以使得在最終的對抗中有利于我,而不利于敵。筆者認為,所謂的金融戰就是:針對金融體系不健全、存在泡沫的市場經濟體,國家與非國家主體通過提前布局,利用信息不對稱與時間差,制造或誘發標志性事件,通過戰略傳播行為夸大特定經濟體存在的問題,引起國際資本市場對特定經濟體的不信任,調低對特定經濟體、企業的預期,使得外部與內部資金大規模地流出該經濟體,使得潛在的、非致命的危機加劇成為現實的、嚴重的危機。

        從歷史的經驗來看,此類攻擊(以1997年索羅斯攻擊東南亞國家為例)一旦得手,往往不會僅僅局限在金融領域,同時也會使該經濟體實體經濟失血,造成投資貿易條件大面積惡化、大面積企業破產,大規模人員失業,進而誘發該經濟體政治、社會的連鎖危機。

        對敵國經濟體系的破壞久以有之,如針對敵國禁運戰略資源、開展經濟封鎖等,當前條件下的金融攻擊何以能被稱之為一種全新的作戰方式?理由如下:

        第一,戰爭是政治的繼續,是通過暴力手段使對方屈服于己方意志的行為。金融領域的攻擊不具備直接的暴力性,但通過各種手段強迫對方屈服于自身的意志這一點卻同樣存在。它同樣具有政治目的——它既可以由國家主體發起,也可以由非國家主體發起,但同樣都可以實現國家的戰略意圖。

        第二,在戰爭越來越柔性化的當今世界,網絡戰這種非直接物理毀傷也成為新型作戰方式的背景下,金融攻擊也開始具備戰爭所要求的各種行動特征——其作戰方案同樣具有高度的對抗性與謀略性——發動攻擊前動用國家級情報資源(由于美式旋轉門的存在,使得這一點變得更加容易),準確地發現并把握目標經濟體的軟肋,預見對手可能的反應并制訂進一步反制之策;其作戰行動本身同樣具有“聯合作戰或是合同作戰”的特質—— 一次有效的金融攻擊需要動用具有不同資源、不同國家與不同專業技能的團隊共同實施,它們之間需要緊密配合,多個分方案之間緊密協同,從時間到地點到程序,與聯合作戰大綱的要求在本質上完全相同。

        第三,隨著全球市場經濟體系的形成,實體經濟的高度證劵化,金融衍生工具導致的乘數放大效應,金融風險對特定國家經濟的破壞性急劇增強——一次有效地金融打擊對于一個企業、一個行業甚至一個國家的經濟有時象“定點清除轟炸”一樣,使之瓦解崩潰,甚至停滯倒退好幾年。

        第四,經濟是戰爭的基礎,在傳統陸、海、空、天戰場正式對抗之前,如果具有金融攻擊能力與金融綜合優勢的敵國通過破壞我方金融的穩定性,打擊我實體經濟、動搖民眾對政府的信心,就有可能在正式熱戰之前破壞我方的穩定性,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或迫使我在不利條件下與之開展軍事對抗。因此,相較于傳統陸、海、空、天、網五維戰場,金融戰場也有理由被稱為一種更加具有外線特點的作戰領域。

        第五,現代傳播技術的發達,擁有強大情報收集與研判能力、可以調動天量資金的對沖基金等非國家攻擊主體的出現,使得金融攻擊的門檻越來越低,給政治、經濟、社會施加的影響越來越常態化。

        2、人類歷史上第一次金融戰爭演習

        “美國獨一無二的軍事優勢只能由同樣占據優勢地位的美元來維系。”——James Rickards(美國國防部2009年金融戰演習的參與者,Currency war的作者)

        經過2008年9月、10月、11月三次預備會議與長達數月的準備,由美國國防部發起,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應用物理實驗室【1】具體主持的人類歷史上第一次金融戰爭演習于2009年3月17日至18日在應用物理實驗室下轄的戰爭分析實驗室舉行。 

        2.1 演習的基本情況

        演習的背景:在全球金融危機下,如果美元在世界金融和貿易體系中的主導地位遭到其它國家攻擊,美國應該如何防御?

        演習的目的:一是模擬推演對手可能的攻擊方式;二是模擬推演各種地緣政治場景對世界金融的影響以及各國的應對策略;三是評估美元是否能否保持世界貨幣的地位,提升應對此類攻擊的防御能力。

        演習的設定:演習共設六個編隊,白色編隊為裁判組,參與者共五方:俄羅斯為一方,中國為一方,美國為一方,環太平洋其它國家或地區(日本、臺灣、韓國)為一方;歐洲、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為一方。參與成員主要是來自美國軍方、情報機關、蘭德公司、投資銀行與對沖基金的代表。

        演習的過程:整個演習以俄羅斯宣布將黃金轉移到瑞士,與日本開展雙邊談判——在俄日能源合作中不再使用美元開始,并勸說中國加入其同盟,從而啟動針對美元全球主導貨幣地位的攻擊。演習過程中設定了各種地緣政治關鍵模擬場景,如朝鮮的崩潰,中國大陸和臺灣之間日益緊張的關系,俄羅斯天然氣價格操縱,敵對國家印制假美鈔破壞美元聲譽等。在攻擊手法方式上充分體現了金融攻擊的特性,即:

        • 隱蔽性:廣泛使用中間人與影子公司(避免被監測和察覺意圖)

        • 全球聯動:利用信息差與時間差開展佯動和發動多點攻擊

        • 綜合性與關聯性:地緣沖突、全球災害、流行性疾病都被用來模擬對特定國家經濟前景、金融市場前景的影響。

        2.2 演習的結果與結論

        經過兩天的對抗演習,組織方得出直接結果:一是俄羅斯被美國聯合灰色編隊擊退,但俄羅斯小有斬獲;二是中國因為不作為仍然維持原有地位;三是美國損失最大。考慮到演習背景與各組人員的強弱,最終的評價:一是美國綜合實力最強,但仍存在很多漏洞;二是俄羅斯即便進攻失敗,但考慮到其資源,仍具有自給自足的能力;三是中國的情況存在不確定性, 一旦在這樣的金融戰爭中遭遇失敗,中國面臨社會動蕩解體的可能性最大。 

        經過這次金融戰爭演習,美軍認為,在“9·11”事件之后,美軍為保衛美國的世界地位需要考慮的范圍越來越廣泛,而不是僅僅局限于純粹的軍事領域;其次,在和平時期與熱戰前的經濟戰的意義將越來越大,因此,美軍需要更全面深入地認識經濟戰和動能戰的協調轉換規律,并建立一套更完整的統整機制與流程,以使之更好地相互配合。最后,美軍認為,美國應緊惕中國在不損害自己外匯儲備價值的情況下逐步拋售美元資產,從而加劇美國經濟的不穩定。

        3、金融戰的主要攻擊方式

        3.1 國家級主體的常見攻擊方式

        國家級主體主要指受各國直接控制的央行與主權財富基金【2】。以美國為例,美國最為擔心的國家級金融攻擊主要是:

        • 各主權經濟體大量拋售美元、美國國債

        • 與其它國家簽訂貨幣互換協議(脫離美元體系)

        • 其它能夠打擊市場對美元信心的各類活動

        美國有能力或更有可能對其它主權經濟體發動的攻擊:

        • 量化寬松【3】

        • 誘導和制造地區沖突

        • 利用公共衛生事件制造恐慌情緒

        • 施加政治壓力

        • 借助國際組織調低目標國信用評級

        美國發動金融戰的目的:

        • 維持美元作為世界貨幣的地位,獲得鑄幣稅【4】

        • 打擊敵對經濟體的金融體系,使得資金流出該經濟體

        • 阻止或限制該經濟體挽救危機的努力,造成實體經濟大量失血,造成大面積投資貿易條件惡化、大規模企業破產,大量人員失業,進而誘發政治、社會的不穩定

        • 制造目標國民眾對政府乃至軍事行動的不信任,為可能的陸、海、空、天作戰揭開序幕

        鑒于國際條約的約束與國家主體行為的可監測性,除非戰時或明確敵對狀態,由一國直接向另一國發動的國家級金融攻擊是較為少見的。

        3.2 非國家主體的攻擊方式

        所謂的非國家主體主要指各類對沖基金【5】。它的攻擊對象主要針對特定的企業、行業,直接針對國家級目標的攻擊相對較少,對唯一對國家級目標有成功攻擊記錄的就是索羅斯的量子基金對東南亞國家以及英國英鎊的攻擊。但是隨著金融衍生工具的飛速發展,對沖基金所能調動的資金規模空前增加,對特定國家中部分企業、行業的攻擊與對該經濟體本身的攻擊界限已不是那么明確,而且,如果能在某國部分企業、行業撕開口子,往往也就會進一步動搖該國整體經濟的穩定性,揭開對這個國家全面攻擊的序幕。

        由于美國擁有世界上最成熟的金融體系,擁有數量眾多、具備強大情報收集研判能力與資金調動能力的對沖基金機構,控制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多數國際主流傳媒也位于美國,因此,有能力對其它主權經濟體發動攻擊的對沖基金也大多位于美國。

        常規攻擊流程——以對某國股市的做空【6】為例:

        • 研究目標國重點行業的特點,監管層的控制措施、股民心理與股市信息傳播路線圖,以及整體政治、經濟、社會的穩定性

        • 研究該經濟體重點行業企業的弱點,判斷其市面價值與實際價值之間的泡沫空間

        • 通過公開渠道與非公開渠道(如地下錢莊)使熱錢加速進入這一行業相關企業,進一步拉高股價

        • 提前布局,做好對沖準備

        • 當股價達到虛高點,通過中間人與影子公司隱蔽拋售部分股票

        • 利用研究機構、新聞媒體發布重大利空消息,如不利于企業的研究報告、財務造假信息、高管重大負面新聞、行業性丑聞(如國內曾經披露出的瘦肉精事件、白酒塑化劑事件等),造成股民恐慌,形成拋售

        • 通過境外機構散布對目標國整個監管體系的置疑,受其影響的NGO、媒體跟進,引發對更多行業、更多企業股價的置疑,形成暴跌預期

        • 提前預見、利用可能的地緣政治沖突與社會群體事件,通過戰略傳播手段,制造對目標國經濟前景的整體看空,誘導內外部資金大面積流出該國

        • 當該國股價、匯率跌到最低谷時,重新入市,一舉控制該國經濟命脈

        值得提出的是做空者的行為從來都不是簡單地無中生有,所謂蒼蠅不叮無縫的蛋,被做空一方往往存在重大問題和危機,做空者所做的就是通過情報研判發現這些問題與危機,結合戰略傳播手段把這種危機進行夸大,加速引爆,或順詳敵意、周密布局使之進一步泡沫化,最后自動引爆。換言之,如果說被做空一方是個病人的話,做空者就是一個在關鍵時刻有意引發病情惡化甚或成為不治之癥的催化者。金融攻擊所選擇的目標特點,加之其操縱手段的隱蔽與巧妙,使得很多人對它的認識往往趨于模糊,認為最終危機的爆發完全是因為被攻擊方本身的問題,而忽視了做空攻擊方在其中起到的作用。總的來說,金融攻擊一般具有如下特點:

        (1)金融攻擊是一種不對稱作戰。

        針對國家的惡意做空行為往往多由對沖基金等非國家主體揭開序幕,首先通過攻擊特定公司、骨干產業動搖對目標國家經濟前景的預期,接下來國家主體才會逐步參與,其作用往往更多體現為對目標國施加政治與外交壓力、制造和利用地緣政治沖突,給目標國的危機進一步雪上加霜,往往無須冒與之真正開戰的危險;但金融攻擊一旦成功,有可能使一個國家整體陷入破產,實體經濟倒退,社會發生動亂,產生的效果不啻于一場真正的戰爭。

        (2)金融戰是一種隱型作戰。

        金融攻擊的實質就是利用信息不對稱、時間空間差造成恐慌心理,因此從目標篩選,點對點地情報調研再到負面信息散播,對沖基金行動的隱蔽性往往貫穿全過程,其具體手法包括使用掩護公司、代理人進行交易;聲東擊西,徉動誘敵等,包括對沖基金與本國政府的信息溝通也往往以一種心照不宣的不公開方式進行。

        (3)金融攻擊一旦發動之后,具有典型自組織性的特點。

        對沖基金在發動攻擊前往往會精心策劃,但一旦負面信息披露,證劵市場逐利避害的規律會使得絕大多數利益相關者沿著做空者設定的道路如滾雪球一般發酵,具有“發射后不用管”的特點。

        (4)金融攻擊的發動者往往會跟國際主流評級機構、國際媒體、智庫與研究機構建立自覺不自覺的同盟,相互借勢,因勢利導。

        (5)針對國家的金融攻擊,一般選擇利用某國金融體制改革的新舊機制轉換階段發動攻擊,這個時期該國金融監管的手段、經驗都相對有限,屬于相對混亂期。

        (6)針對國家的金融攻擊,一般選擇利用某國主要貨幣開始走向海外的階段,這時該國貨幣出于對等原則,往往也會開放一定窗口給境外資金進入本國。

        (7)國家主體往往潛伏在非國家主體之后,非國家主體揭開攻擊的序幕,國家主體適時予以配合。

        4、對華金融戰的主要戰場

        跨境資本戰場:以渾水與香櫞為代表的美國做空機構對于在美上市的中國概念股進行了無情地獵殺,以東南融通被質疑的2011年4月26日當天作為計算起點,截至2012年12月7日收盤,i美股中概30指數由1250.92點暴跌53.25%至584.73點,僅在2012年一年內,中國概念股企業在美退市就達30多家,總市值則由當時的1924億美元跌50.46%至953億美元,短短一年半的時間,在美上市的中國概念股總市值縮水近1000億美元。目前國際做空機構正把目光投向更多在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

        債劵戰場:隨著美國量化寬松政策的進一步施行,大量新印美元的泛濫,中國所購買的美國國債已面臨巨額貶值。

        中國國內股票戰場:由于勞工成本、原材料成本的飛漲,中國制造業增長進一步失速,隨著國內股指期貨等做空手段的出現,對國內A股市場的做空也正變得可能。目前境外熱錢仍在大舉進入中國,一旦中國國內政治經濟局勢出現困難,亦或周邊地緣沖突激化,中國股市被做空的可能性正變得越來越大。

        人民幣匯率:隨著中國經濟增長的失速,國內通貨膨脹的加劇,人民幣實際購買力正在下降,但此時人民幣對美元比價仍在上漲,這意味著人民幣被高估的可能性越來越大。目前海外大量熱錢通過各種管道流入中國,就是在為進一步推高人民幣做準備,一旦中國政治、經濟、社會出現重大不穩定因素,這些資金都將迅速獲利回流,從而造成人民幣的大幅貶值。

        5、金融攻擊進行時——對中國發動攻擊的一種可能想定

        5.1 境外對沖基金(第一階段——準備期或現在進行時)

        做空銀行股:目前中國主要國有銀行均有在海外上市,部分銀行股因受企業破產潮與地產業危局影響,財務數據已遠不樂觀,前日又爆出中國農業銀行前副行長在澳門欠下30億賭債的傳聞【7】,可以預期,未來如果爆出更多此類丑聞,中國銀行類股票價格有可能出現更大波動。

        做空中國房地產:中國房地產業所存在的泡沫已廣為人知,今年3月,曾做空安然公司與美國樓市的美國頂級做空大師,尼克斯聯合基金公司(Kynikos Associates)總裁和創始人吉姆·查諾斯(Jim Chanos) 向CNBC記者聲稱:中國房地產市場是有史以來最大的泡沫。可以預見,隨著中國中產階級對經濟前景的失望,樓市出現大幅下滑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做空中國地方政府債中國中央政府財政因有嚴格的管控與國家信用作擔保,對于做空者來說是很難下手的。但是中國某些地方政府已陷入“賣地財政”的惡性循環,如果房地產市場出現長期下滑,個別地方政府將面臨無法通過賣地收入償還債務和維持運行經費的窘境,此種情況將導致部分地方政府所發債劵價格的下跌甚至發債困難。

        中國概念股(港股):在美上市的中國概念股已經遭遇了一整輪無情地獵殺,中國大陸在香港上市的公司數量更多,涉及行業更廣,即便有1/3的公司受到有效攻擊,損失也將是非常驚人的。

        境外機構與國內機構合作,利用股指期貨做空A股:目前中國國內股民對上市公司造假不滿的聲浪很高,很多證劵投資機構也都在呼吁放開并建立股市做空機制,單純從市場經濟原則的角度,這種呼吁有其道理,但如何避免在放開過程中,境內機構被境外機構利用,演變成對更多A股上市公司的惡意做空就很值得進一步深入研究、審慎把握。

        5.2 美國政府的順勢利導(第一階段——現在進行時)

        美軍重返亞太以來,已經使得在南中國海、釣魚島、中印邊境的地區矛盾明顯升溫,在東北亞,隨著北朝鮮的多次核試驗以及朝美間“籃球外交”的開展,通過要求中國按照其指定的方式開展金融改革、通過量化寬松進一步稀釋中國購買的美國國債等方式,美國也將越來越有能力通過操縱周邊地緣政治沖突,制造中國周邊緊張態勢,從而對東北亞的地緣競爭態勢進行更自如地操控。

        可以預見,如果今后東北亞地區發生更多的突發性危機事件,美國對沖基金的地緣政治分析師們將有渠道和方法提前預知到可能的事件,利用這些危機,提前做出布局。

        5.3 第二階段

        如果上述兩方面進展順利,境外對沖基金對中國的攻擊將從個別行業、地方政府上升到對人民幣匯率、以央企為主干的戰略性支柱企業,到那時,中國經濟乃至整個社會政治穩定性將面臨真正的挑戰。

        6、中國如何應對金融戰

        第一,正確認識金融戰。這些年隨著國內政治經濟體制改革的深化,不同觀點與意見的交鋒也越來越多。意見多元是好事,保持開放的心態也非常必要,但在開放的同時,保持必要的警惕性,珍視來之不易的獨立自主地位更為重要。“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既是古訓,也是常識,在全球化的今天,了解新觀念新知識的同時,更不能忽視某些常識,這是經過歷史檢驗過的真理。正確認識金融戰的本質與內涵是我們首先要解決的問題。

        第二,對金融改革的進度、方式持更為積極審慎的態度。在金融改革領域,如看準了的,研究清楚了的,就放手去做,不要受制于清議;對于風險程度高、經驗不足的領域,要避免被敵“擊于半渡之間”。

        第三,應開展廣泛而深入的金融戰理論研究。國內宋鴻兵前幾年有提出《貨幣戰爭》一說,但此論在學術界爭論很大,很多人將其斥之為“陰謀論”。國內多數金融理論研究者往往欠缺金融實操經驗,對對沖基金的陰暗面,美式旋轉門的運轉特點認識往往不足,因此,選拔鼓勵更多有實務經驗的人士參與金融對策研究,方是解決實踐、理論兩層皮的有效途徑。

        第四,建立針對惡意金融攻擊的專項監測體系。惡意金融攻擊無論是攻擊主體本身,還是攻擊過程,雖然隱秘,但也并非無跡可循,如果圍繞不同的攻擊主體、攻擊目標、攻擊方式建立相對應的監測分析框架,就有可能提前監測到可能的攻擊企圖與準備活動,并對可能的威脅做出分級,采取針對性措施。

        第五,建立金融安全監管與國防安全之間的銜接制度。金融攻擊是一種能達到戰略目的的非傳統安全威脅,在它之后,有可能緊隨而來的就是網絡攻擊與軍事政治干涉。它本身既是一種隱型作戰方式,又超出傳統軍事斗爭領域范疇之外,國內對此領域威脅的監測出現了一定的空白。因此,研究金融安全與國家軍事安全之間的規律,并盡快建立相關的銜接制度、機制尤顯緊迫。

        第六,推動跨部門的金融戰威脅評估,舉辦金融攻防模擬演習。在不同部門對金融攻擊的威脅有共識的基礎上,組織不同領域的專家,設計演習規則與關鍵場景,模擬可能的攻擊方式及其不同地緣政治事件的可能影響,是提升金融戰攻防能力最有效的途徑。

        結  語

        主權國家與非國家主體利用現代金融的陰暗面發動的金融攻擊并非是成熟金融市場的普遍現象,但它確實存在;對于強者而言,威脅更多表現為一種概率,因此更容易把弱者的自我保護斥之為“陰謀論”;但對于弱者和新手而言,威脅一旦成為事實就是100%。倒退與自我封閉都不是辦法,面對此兩難困境,弱者別無它法,只能勇敢地去面對它、去研究它,直至有朝一日能駕馭它。期盼我們偉大的祖國最終能渡過這一劫。

        注  釋:

        【1】約翰• 霍普金斯大學應用物理實驗(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Applied Physics Laboratory,簡稱APL)是位于美國馬里蘭州霍華德郡的一個非營利大學附屬研究中心,員工4500人。應用物理實驗室是美國的其中一家國防合約商,是美國國防部、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等美國政府機關的技術提供單位。應用物理實驗室是一個技術研究和開發單位,而不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學術單位,主要從事民用和軍用太空計劃研究,包括導彈、防空及對國家安全的分析等。其主要職責是為美國國防部、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和其他政府機構提供技術資源。

        【2】主權財富基金,是指一國政府利用外匯儲備資產與國家財政盈余創立的、在全球范圍內進行投資以提升本國經濟和居民福利的金融投資工具,是現代國家資本主義的主要表現形式之一。

        【3】量化寬松是一種貨幣政策,主要是指中央銀行在實行零利率或近似零利率政策后,通過購買國債等中長期債券,增加基礎貨幣供給,向市場注入大量流動性資金的干預方式,以鼓勵開支和借貸,也被簡化地形容為間接增印鈔票。

        【4】鑄幣稅是指貨幣面值與制造貨幣所需成本之間的差額,是政府通過印制貨幣從實際財富創造者身上無償獲得的收入。

        【5】對沖基金指采用對沖交易手段(如賣空、互換交易、現貨與期貨的對沖、基礎證券與衍生證券的對沖等)的基金,也稱避險基金或套利基金。由于潛在風險較大,因此對沖基金被界定為私募基金的一種,而不是公募的共同基金。

        【6】做空是股票、期貨等市場的一種操作模式,指預期未來行情下跌,將手中股票按目前價格賣出,待行情跌后買進,獲利差價利潤,與做多相反。

        【7】農行前副行長30億賭債懸疑 參見2013年05月01日的每日經濟新聞,轉自美國中文網,網址:www.sinovision.net/portal.php?mod=view&aid=252772

        參考文獻:

        [1] 詹姆斯·里卡茲. 誰將主導世界貨幣  (英文名:Currency war)[M]. 中信出版社, 2012.

        (作者系昆侖策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東方銳眼風險管理公司執行董事,中國海外利益保護的研究者與踐行者,國務院國資委研究中心一帶一路風險課題專家組成員。來源:昆侖策網【作者授權】,原刊于《競爭情報》雜志2013年第3期,有修訂)

      蘭州新區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新區頭條
      返 回
      頂 部
      返 回
      頂 部

      版權所有:甘肅省蘭州新區黨工委辦公室
      ICP備案編號:隴ICP備17002353號

      gogo全球高清大胆美女人体,日本xxxxx高清,亚洲美利坚色在线观看,2020国自产拍精品网站不卡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