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eebld"></tt>
    <tt id="eebld"></tt>

    <ruby id="eebld"><optgroup id="eebld"></optgroup></ruby>

      <rt id="eebld"><optgroup id="eebld"></optgroup></rt>
      <s id="eebld"><table id="eebld"><i id="eebld"></i></table></s>

      <tt id="eebld"></tt>

      <s id="eebld"></s>
      <cite id="eebld"><span id="eebld"><delect id="eebld"></delect></span></cite>
      您當前的位置 : 蘭州新區門戶網站 >> 專題專欄 >> 學習園地

      李昌平:對一號文件中“在合作社內部開展信用合作”的解讀(3)

       2021/03/21/ 14:33 來源:今日頭條

        本人李昌平,鄉建院創始人。十多年來領導鄉建院一百多號同志在全國各地協助縣市區黨委政府在數百個鄉村開展“以村社內置合作金融為切入點的系統性鄉村建設”,探索激活內生動力、四兩撥千斤的鄉村振興之法,創造了很多經典案例,如河南信陽郝堂村、湖北武漢江夏小朱灣、湖北鄂州張遠村、山西岢嵐宋家溝、山東微山湖楊村、廣東珠海石龍村、內蒙達拉特旗樹林召鎮等等。

        2021年的中央一號文件,終于出現了“在合作社內部開展信用合作試點”的要求,這是對“以村社內置合作金融為切入的系統鄉村建設”的肯定。本人認為“在合作社內部開展信用合作”是2021年一號文件的真亮點,是激活鄉村發展內生動力、探索四兩撥千斤鄉村振興之法的根本性舉措。

        為什么村社內置合作金融如此重要呢?

        今天第三講的內容是《村社內置合作金融是中國建立內循環的“核芯”》。

        我2007年在日本《東洋經濟》雜志上發表過一篇筆者認為寫過的最重要一篇名為《中國農民的自主性與中國的自主性》文章,在這篇文章的最后部分,我明確提出了“內循環”為主的重要性。我認為沒有內循環為主的國家,都叫“自我殖民化經濟體”,是會逐步喪失自主性的。

        中國農村如果不建立起內置合作金融村社聯合社體系,中國農村農民的數百萬億價值的沉默資產資源就沒法自主激活(市場化)。如果通過所謂的創新,讓數百萬億價值的農村資源資產的經營權流轉給資本家后、再讓資本家拿土地等經營權在全球化金融體系里抵押融資,這就是產業資本和金融資本聯合起來的最后最大的一次盛宴了,農民的財產性收入增長及財產權融資權(獲得可支配現金流)將被徹底的“薅”走——進一步填充外循環中國擴大內需和建立內循環就徹底無望了,農民的自主性和中國的自主性就會進一步喪失,奪取偉大斗爭勝利的希望就十分渺茫了。

        中國要建立內循環,就必須學習日本,建立起相對獨立于全球化金融體系的農村農民土地金融體系——內循環金融服務體系。這個農村農民土地金融體系,我在2003年的一篇文章中是這樣設計的,通過財政部農金局(為國家土地銀行提供資本金,又向國家土地銀行借錢用于農業農村基礎設施建設),使國家土地銀行(政策性銀行,出“種子資本金”孵化內置金融村社體系、又為村社內置金融閑置資金保值增值)向村社內置合作金融(為農民提供土地抵押貸款,就閑置資金上存國家土地銀行)可使農民及農業主體(用承包地等在內置金融抵押融資,也在內置金融合作社存款)。這個體系是封閉運行的,與全球化金融系統保持獨立性。不管全球金融體系如何風云變幻、翻江倒海,服務三農和內循環的農村土地金融體系不受影響。

        如何操作構建這套服務三農和農村土地的金融體系呢?

        從操作層面上講,服務于三農和內循環的農村土地金融體系如何構建起來呢?我的設想是:

        方案一

        1、由央行增發專項基礎貨幣兩萬億元。

        2、以這兩萬億專項基礎貨幣借給財政部(農金局)設立“中國農村土地銀行”,實行20年免息政策。

        3、以縣市區為單位建立“內置合作金融村社聯合社體系”。每個村社以集體土地所有權作為抵押在“農村土地銀行”獲得100萬至300萬元的“種子資本金”(30年免息),村社以“種子資本金”孵化“內置合作金融——農民土地信用合作社”,農戶以承包地在農民信用合作社抵押獲得貸款。以縣市區形成聯合社體系,聯合社土地信用合作部的上級業務指導單位為縣市區農村土地銀行。

        4、村社土地信用合作部的存余資金,定向存入“中國農村土地銀行”,獲取穩定的利息收益。

        5、中國農村土地銀行的存余資金,定向借給財政部,由財政部用于三農事業發展。

        6、授權“中國農村土地銀行”在各鄉鎮設立“農村產權交易所”,負責農村各種產權交易的監證、交割、過戶登記、發證等工作。

        7、國家應支持多個農民集體經濟組織聯合起來,共同出地出資合作建設小鎮和產業園區等,以村社內置合作金融支撐小鎮集體所有制產權產品入市交易。

        方案二

        直接把1994年就已設立的“中國農業發展銀行”改組為“中國農村土地銀行”。其它做法,同方案一。

        我們鄉建院在過去十多年,和一百多個縣市區政府合作,在數百個村社建立了“內置金融合作社”,每年為村民提供承包地抵押貸款數億元,回收率99%。如果建立“中國農村土地銀行”可為村社內置合作金融提供一萬億以上的“種子資本金”,參考鄉建院十余年的實踐,三年內就可以建立起全國性的以“中國農村土地銀行”為龍頭、以村社內置合作金融為根基的中國農村土地金融服務體系,可以把資金規模做到十萬億以上、甚至更多,可以活化農村數百萬億價值的沉默資源資產。

        其實,這也是確保我國貨幣發行主權和金融安全——“貨幣換錨”的好辦法。

        如果這個設想得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實施就會事半功倍,增加農民收入和可支配現金流就事半功倍,擴大內需和建立內循環就事半功倍……增加農民自主性和中國自主性就事半功倍,奪取偉大斗爭的決定性勝利就事半功倍!

        以前我昌平這么美美地想,就是做夢,做了小二十年的夢了。2021年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提出了“在合作社內部開展信用合作”的要求,為建立內循環的農村土地金融體系裝上了“核芯”。

      蘭州新區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新區頭條
      返 回
      頂 部
      返 回
      頂 部

      版權所有:甘肅省蘭州新區黨工委辦公室
      ICP備案編號:隴ICP備17002353號

      gogo全球高清大胆美女人体,日本xxxxx高清,亚洲美利坚色在线观看,2020国自产拍精品网站不卡 网站地图